初中孩子如何申请留学学校生活费每个月6英镑头发自己剪钟南山回忆起41年前的留学生

5月4日晚,外交部、卫生健康委联合邀请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与留学人员进行视频连线。

 

在近两个小时的交流中,除了为留学生答“疫”解惑外,钟南山还和留学生们分享了41年前他被派往英国留学的经历,勉励留学生们,相互鼓励、相互支持,把这次疫情当作人生中一次难得的考验。

钟南山说,他是改革开放后外交部派出的第一批留学人员。到现在已经41年了,所以他对留学生感觉很亲切,能体会到他们留学的快乐、艰辛和成果。

41年前刚到英国时,学业繁重,语言有障碍。钟南山坦言,当时觉得压力很大,很孤独。

“我到了英国以后,差不多过了大概一年零1个月,才真的能够比较顺利地跟大家交流。

当时还挺难的,因为他们医生说话太快,听不懂也听不进去。

“41年前我熬过来了。

”钟南山回忆说,那个时候,他一个月只有6英镑的生活费,剪头发都得自己剪,有时不够钱坐公共汽车了,他就跑步去医院。

虽然不容易,但钟南山说,在那个年代,能出国就像中了一等奖,这是让他一直走下去的理由。

41年前,国内外通讯不便,钟南山自然很难和家人取得联系。

“能打一个电话就好得不得了了,为什么呢?太贵了,出不起钱,写封信的(话)一个月来回。

连线过程中,有留学生提问。疫情之下,很多留学生面临很大的压力。我们做什么呢建议在钟南山的留学生相互鼓励支持,与家人和母国保持联系。

他鼓励海外学生将疫情视为一次心理测试。“这种压力会是你人生中非常好的考验。保持冷静,我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钟南山说。

35岁那年,他被一句话刺激到了。

出身于医学世家,又是北京医学院最优秀的学生,钟南山的医学之路本该一帆风顺。

但在那个特殊年代,钟南山当过校报编辑、下放农村锻炼、烧过锅炉……毕业后整整十一年,他都没有从事医疗工作。

直到1971年,钟南山终于从北京调回广州,成为广州市第四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回到父亲身边。

一天,钟世藩忽然问钟南山:“南山,你今年几岁了?”钟南山不假思索地答道:“三十五岁。

”“三十五岁,太可怕了…”父亲的这句话深深刺激了钟南山。

四十多年后,钟南山回忆,一生中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一句话,就是父亲当年说的这句话,这句话重新唤醒了他对医学事业的强烈追求。

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从那以后,钟南山虚心向同事学习,专业能力突飞猛进。

他还承担了别人不愿意接受的研究慢性支气管炎的任务,不料却成了终身事业。

1978年,第一次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召开。

作为广东代表,钟南山参加了盛会。

他与侯舒副教授合著的论文《慢性支气管炎的中西医结合诊治》获国家科委全国科学大会一等奖,并获得赴英国爱丁堡大学深造的机会。他43岁。

在英国,他在呼吸系统疾病的防治研究方面取得了6项重要成果,完成了7篇学术论文,其中4篇分别发表在英国医学研究学会、学学会和糖尿病学会上。

回国前,英国爱丁堡大学极力挽留他在皇家医院工作,被他拒绝。

而他的导师,爱写信的爱丁堡大学教授弗兰利,给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写了一封信。内云说:“在我的学术生涯中,我和许多国家的学者合作过,但坦率地说,我从未遇到过像钟博士这样努力、合作得如此好、工作得如此有效的学者。

1981年11月18日,钟南山从伦敦飞回祖国,在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工作。1996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来源:广州日报、北京日报客户端、钟南山:生命的守护者。

编辑钟伟

杭州日报诚意出品